后潮沟:安东历史发展的原点
 丹东新闻网 2018-04-13 08:21:19

19世纪中后期,沙河子地区边禁松懈,这里沟壑遍地,水脉充盈,几千鲁直难民将此视为安身立命之地。他们的母亲河,是一股来自八道沟里的溪水——后潮沟。这里首先诞生了安东(丹东)县的近代文明,成为安东县发展的历史原点。换言之,倘若历史可以一键恢复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安东的早期发展,每一步都和后潮沟有关。

1.历史意义:安东母亲河

早年,安东东尖头地区流传着一些俗语,“义州分新旧,沙河有大小”“先有小沙河,后有招牌街;有了招牌街,成就安东县”。这些旧时流传在鸭绿江边的俗语,极其形象地勾勒出大小沙河在安东发展史上的作用——某种程度上说,没有小沙河(即后潮沟),就没有安东县;或者说,没有小沙河,就没有丹东今日之模样。

后潮沟,在安东早期发展史上,指的是发源于八道沟,出八道沟门(现在的八道立交桥下),东南折拐,穿过安东桥、中富桥、兴东桥、公济桥后,在鸭绿江土坝与混凝土坝碰头处(即零号坝门)入江的一条潮沟。

当年这条潮沟,因在招牌街(现前聚宝街)之后,所以得名后潮沟。早时,在市区的几条潮沟中,除了七道沟上有“六座桥”,后潮沟从八道沟门一路下来,也曾穿过4座桥,而且安东发展史上惟一一座以“安东”命名的桥梁,也在后潮沟上。

关于这几座桥,4月11日,记者采访了今年73岁、家住美伦小区的毕克伦,“记得安东桥是一座石桥,上面没有栏杆。往八道沟里走,必过这座桥,下桥不远就是一个桥洞,那时老百姓俗称‘八道沟大桥洞’;从后聚宝街与县前街交会处往北走不远就是‘八道沟小桥洞’。”毕克伦说,中富桥和兴东桥也是石桥,与安东桥相比,修建得比较“讲究”,两旁都有低矮的栏杆,显得比较美观。至于公济桥,它修建在堤坝外,没有亲眼见过长什么样。

后潮沟的位置居中,贯通南北。中富桥至八道沟口,地势高,远离水患,水量充沛,适宜经商建厂。后潮沟的意义在于,南连东尖头码头,北接八道沟,一头连着水码头,一头靠着八道沟口的旱码头,为处于农耕骡马化时代的安东先民安身立命、打铺经商提供了极大便利,直接孕育、催生了安东县第一街——招牌街的诞生。安东开埠后,商利驱使,470米长的招牌街吞并东大街,向江边延伸,延长后的招牌街,全长1050米,显现出“聚宝盆”形状,得名聚宝街。此后,安东商业进一步发展,又出现了后聚宝街、兴隆街……

分析后潮沟的发展史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先有后潮沟,后有招牌街,有了招牌街,有了安东县;没有后潮沟,也会有安东县,但那会是另一个模样的安东县。丹东今日的街道也会是另一番面貌。从这个角度看,说后潮沟是安东的母亲河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2.名称繁多:后潮沟、后艚沟、后槽沟、后沟、小沙河、候潮沟

后潮沟历史上名称繁多,说法不一,有后潮沟、后艚沟、后槽沟、后沟、小沙河之说。近年又有候潮沟的称呼。说明当时一条小小的潮沟在安东发展史上影响之大,地位之显赫。

这些名字又是如何出现的呢?

在聚宝街商号的眼中,依靠后潮沟有“前店后码头”的优势,且潮沟的河床低,搭上一块木板就可以装卸,因处于聚宝街之后,得名后潮沟;后艚沟,是指沟里进出艚船最宜,多是船工们的叫法;后槽沟,是指两岸商民用块石垒起护坡,河沟看起来像个方方正正的“槽子”;候潮沟是说它汇入鸭绿江东尖头至大沙河口一带,经常停有“候潮待航”的帆船;小沙河的叫法,见于安东开埠前后英国人绘制的地图,和安东海关的开关通告中,便于翻译,比较庄重严肃,但没有后潮沟的叫法亲切,所以以后的丹东人,多知后潮沟,对小沙河则一脸茫然。

这些名字中,后槽沟、后艚沟与候潮沟皆不准确,没有实际依据。至于“后沟”,老百姓多以其指代后潮沟。实际上,“后沟”另有所指,老百姓称之为“泡子沿”。

早年处于原生态的鸭绿江岸,参差不齐,翻开安东早时的地图,从大沙河口到零号坝门东尖头处(现林江名城小区内),有一个很大的半截沟,它穿过兴东前街、兴东后街,北抵长兴街东端“大柳树”地区,这便是后沟。据当地的一些老人回忆,这里潮满时,会有木筏进出,周围居住了许多木工和艚户。

今年65岁的姜福兰,小时住在兴建街泡子沿附近(现林江名城小区内),她说:“听长辈说,清末的时候这儿有座龙王庙,后来又在艚船街建了一座龙王庙。上世纪70年代以前,泡子沿有菜地和散乱的民居,还有储木仓库。上世纪70年代以后,泡子沿的水慢慢枯竭,这个名字就慢慢被人遗忘了。”

今天,“以桥寻沟”,《安东县志》佐证了历史上“后沟”的存在。县志在“商埠界内之桥梁”一节里记有:“新安桥,在兴东后街,宣统3年(1911年)8月,安东众木行建修。”这座安东发展史上不太出名的木桥,跨越的就是“后沟”。

1926年,远东公司在大沙河口至零号坝门间修建土堤,截断了后沟的源头,后沟变成了“后泡子”,也就是从此时起,开始有人简称后潮沟为后沟。

3.后期发展:记忆深处的影像

历史上后潮沟是安东市内洪灾的源头之一。1936年至1938 年,后潮沟下游入江口安装了大型抽水泵站,并在上游地区修建了横贯七道山、八道山,直通大沙河的导水涵洞,解决了雨季时七道、八道的山水倒灌市区的顽疾。由此导致后潮沟内的水流愈发稀少。

从小居住在后潮沟北岸、今年74岁的徐景栋老人回忆:“上世纪50年代初,在后潮沟入江处,还有两扇五六米宽的闸门,防止汛期时江水倒灌。坝内沟口处,还有一面铁丝网,过滤杂物。旁边有一座很大的泵站楼。涨潮时,江水可以进沟,水面波光粼粼,两岸的人家这时会出来打水、洗衣服。冬季,孩子们会来到沟里滑冰。”

自1926年远东公司修建土堤始,后潮沟的水流逐渐减少。毕克伦说:“听长辈说,原来后潮沟的水流充沛,船载着大豆、柴草等物品靠在岸边,在岸上搭块板子就开始卸货。等下一个潮水来的时候,船顺着水流就走了。上世纪50年代初的时候,沟里的水就不多了。后来城市改造,后潮沟被填上了,沟上的4座桥也被埋入地下,只能看到桥4个角的护栏,后来它们也被埋进地下了。”

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,后潮沟地区(大沙河以西,后潮沟以东)逐渐铺上了柏油路。而今,关于后潮沟,只能通过资料与老人的记忆找寻。

秀中 记者 侯春林
编辑: 张忠双

相关新闻阅读

二维码扫
关注官网微信
丹东新闻

图片新闻

友情链接:万利彩票  迪士尼彩票  9号彩票注册  鸿利彩票  金凤凰彩票  北京赛车pk拾分析软件  重庆幸运农场技巧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