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口守护人盼理解
  2018-10-08 07:29:27

10月1日14时,位于桃源街春三路交会处的铁路道口人车密集,正在值班的沈铁丹东工务段丹前线富春道口职工曾丽杰、范锡璋集中精力关注着路口动态,无线对讲机里不时传出列车运行信息。

“今天过节,机动车比平时多。”坐在控制台前的曾丽杰说。在工作中过节,对于铁路职工来说,早就习以为常。这个道口每日通行列车三十余列,早晚高峰每小时通过机动车上千辆,看似简单的路口看守,其实责任重大。“今天风大,还得多留意道口两边的树枝和垃圾。”范锡璋说道。

“三公里道口,57001次接近一公里道口。”“57001次通过一公里道口。”14时13分,值班室的电话铃声两次响起,由丹东站开往前阳方向的货物列车即将通过富春道口。挂断电话后,范锡璋拿起信号旗走出值班室,检查道口并指挥车辆行人有序停在安全区等候。值班室内的曾丽杰摁动电钮,将道路信号灯改为禁行。听到警报声响起,部分车辆加速驶过道口,也有行人与道口拉门“赛跑”,范锡璋连忙劝阻,直到最后一位行人通过,道口拉门才得以关闭。8分钟后,列车呼啸着从道口通过,道口拉门打开,路口交通恢复正常。

回到道口房内,范锡璋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“刚才肯定又被路人骂了。”曾丽杰说,道口工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,到点儿关个拉门,没事儿就在小屋里待着。途经这个道口的都是货运列车,不像客运列车有固定的时间表,值班人员得时刻听着指令,脑子一直紧绷着弦儿。在列车频繁通过或早晚高峰时,道口关闭时间往往比较长,司机行人经常会不耐烦,指责拉门关闭太早,耽误行程。“落埋怨是家常便饭,咱们就装听不见。说句实在话,我们道口工不在乎节日是否值班,只希望车辆和行人都能平平安安通过。”说着,范锡璋走出值班室,拿起笤帚开始清扫道口路面的砂石。

这处路口经常有货车通过,掉落的砂石堵塞道口轮缘槽会影响列车运行安全。“火车不像汽车,时速100公里的货物列车紧急制动距离长达900米到1000米,如有行人抢越极易发生危险。”范锡璋说。前几日,一位老人骑着三轮车大老远见道口拉门关闭,一心想冲过去。范锡璋冒着被三轮车撞伤的危险,拦住了对方,结果老人把一股火全撒到他身上。“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们的工作,对自己、对他人负责。”范锡璋说。

由于通过的列车不定时,道口工几乎不能踏实地吃顿饭。常常煮好一碗面条,还没动筷就得出门迎车,回来面条早就凉了、坨了。曾丽杰笑着说:“再有一个月我就退休了,等离开这个岗位,说不定会经常想念当年摇旗关门的自己。”

记者 宋琳

?

编辑: 李琦

二维码扫
关注官网微信
丹东新闻

图片新闻